欧洲研究  
» 欧盟概览
» 欧洲动态
» 欧洲大事记
» 中欧关系
» 研究资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中文首页 > 欧洲研究 > 研究资料
欧盟东扩将如何影响中国
发布日期:2006-06-30 22:55:48  作者:admin 来源: 点击:

 5月1日,欧盟正式迎来第六次扩张,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马耳他和塞浦路斯等10国正式加入欧盟,扩大后的欧盟从15个成员国增加到25个。扩张后,新欧盟拥有4.5亿人,比美国大了一倍,对外贸易额占世界总贸易额的20%,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就在这一天,欧盟也成为了  
  
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4月28日,欧盟驻华使团和华东师范大学亚欧研究中心在上海举办“欧盟东扩讨论会”研讨扩张后的欧洲政治经济问题以及对中欧关系的影响,欧盟各国驻中国总领事、外交官、欧洲上海商界代表出席了会议。

  欧盟主要智囊机构欧洲政策研究中心(EPC)主任斯坦利·克罗希克(Stanley Crossick)博士作了《扩大后的欧盟对中国的影响》专题演讲。演讲结束后,欧盟驻华使团专门安排克罗希克博士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欧盟东扩后的内政外交

  《21世纪》:扩张后的欧盟面临的主要内部问题是什么?

  克罗希克:新加入的一些国家都是新兴市场国家,市民社会刚刚起步,如何习惯欧盟复杂的规则是一个大问题。另外,他们的加入增加了欧盟的多样性,扩张后的欧盟工作语言由原来的11种变成19种,增加了决策的难度,欧盟的决策更多时间可能花费在内部达成共识上。

  因此,欧盟扩大的主要问题不在于经济,而是管理和制度的问题。如何在增加成员的情况下处理多样性、保持凝聚力?这依赖于管理和制度。

  《21世纪》:那么扩大的欧盟外部困难主要是哪些呢?

  克罗希克: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欧盟25个成员国对中国、俄罗斯、朝鲜、日本等都有共同的外交政策,要是你看看在联合国的投票,90%的时候欧盟作为一个集团各国投票是一致的。

  但伊拉克问题是一个例外,它分裂了我们。尽管美国人总喜欢说什么新欧洲老欧洲,但我们也需要注意:首先,老欧洲是四分五裂但新欧洲联合起来了;其次,就算波兰站在了美国一边,那也是美国施加了巨大压力的结果,现在曾经离开了欧洲的西班牙就回来了。

  尽管有些国家担心夹在欧盟和美国之间饱受折磨,短期来说的确如此,但最后肯定欧洲能够理直气壮。

  《21世纪》:就在1个月前,北约也成功东扩,这和欧盟东扩有什么联系或冲突?

  克罗希克:安全而言,北约过去主要是用来对付华约的,但现在扩大主要是保护欧洲稳定和安全,这方面我们不好替美国说话,因为美国对世界有更多不同的看法。

  扩大后的欧盟对中国的影响

  《21世纪》:欧盟东扩对中欧关系有哪些影响?会不会因为欧盟内部的贸易增多,而影响了中欧的贸易?

  克罗希克:就经济上的影响而言,中国也没有必要多虑。尽管由于8个中东欧国家与欧盟成员国有了特别的贸易安排发生贸易转移,中国会丧失一点利益。但这些损失也会从欧盟扩大中得到补偿。

  若以利弊来权衡,欧盟扩张总体上对中国有利胜过不利。随着欧盟的扩张,中欧、东欧国家的关税会降低,欧盟市场容量扩大到4.5亿人口,这对中国的出口商和生产商是有利的,中国可以从扩大的出口市场上得到补偿。

  《21世纪》:欧盟扩大后,中欧双方的贸易摩擦也会增加,尤其是近期技术等非关税贸易壁垒增加很多,作为一个赞赏贸易自由和经济一体化的专家,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给中国企业以及双方贸易带来的影响?

  克罗希克:欧盟确实存在关税壁垒,不仅中国关注,欧盟内部成员和WTO都在施加压力,但关税壁垒的降低需要一个过程。

  目前中国生产农产品的厂商要在欧洲销售产品,需要达到一定的卫生标准和食品安全标准,应该说某种程度上是存在非关税壁垒的,但这些壁垒不仅仅是针对中国企业,对其他国家也一样的。不过,无论如何,农产品存在某种保护主义那是一种要求降低的壁垒,不论是中国这样要求,还是WTO。

  欧盟在反倾销,中国也在针对欧盟开展反倾销,但别忘记反倾销仅占贸易额的0.5%。很自然,我们贸易额比较大,争端也会比较多,从星期六开始中国将成为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今后的争端肯定还会增多,我们应该共同来商讨解决。

  《21世纪》:随着2005年的临近,针对中国纺织品出口的配额将取消,但现在美国和欧洲一些行业协会和企业却在寻求联合起来延长配额限制,能否请你介绍欧洲这方面的消息?

  克罗希克:首先要强调,现在并不存在美国和欧盟联合起来延长配额的问题。很显然随着欧盟这次扩张,中、东欧国家的纺织品比西欧国家的产品会便宜,而中国的产品便宜更多,欧洲一些国家比如葡萄牙力图增加自己的配额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21世纪》:欧盟向东扩大后,而且今后还会寻求扩张,这势必会对中国在中东和中、西亚的能源供应和中国能源安全造成影响,如何协调双方的利益和冲突?

  克罗希克:我们都需要能源,我们可以通过竞争获取能源。随着中国经济的壮大,工业发展需要更多的能源,我们也面临这些问题,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因此相互发生争斗。

  对华军售为何推迟

  《21世纪》:尽管欧盟越来越大,并力图作为一个独立的力量在国际社会发挥作用,但似乎欧盟受美国的影响很大。比如对华军售禁令,这是冷战产物,如今时过境迁,欧盟为何还迟迟不能解除对华军售禁令,而且阻力似乎主要不来自欧盟内部,而是来自美国的压力?

  克罗希克:首先在这个问题上确是受到美国的影响。

  其次,我们有很多理由,在我们看来是不言自明的理由。我们欧盟是25个民主国家,那意味着每个国家都要同意,每个国家内部政党、议会、人民都要达成共识。

  需要说明的是,如果中国耐心些,而不是不断对我们施压,我相信取消禁售只是时间问题。我们不喜欢中国施加压力、攻击我们,因为我们不愿意表现出我们的决策是因为中国的催促而做出的。

  《21世纪》:时间问题只是表面的,除了美国的影响外,隐藏在时间后的是欧盟内部不同主张,能否请你介绍在对华军售问题上,欧盟有哪些不同的主张?

  克罗希克:一派支持解除禁令,认为既然我们把中国看作一个开放、合作的国家,而不是危险,那么我们就应该进行合作,解除禁令。

  另一派反对,认为中国有潜力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而且中国的确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如果中国不能保持自己的承诺,甚至地区之间也会有些争端,我们就担忧了。

  从长远来看,这还取决于中国的政府的稳定,如果换了一个政府政策方向就会发生变化,那也是我们担忧的。我认为,最有效地拓展和平关系的方法还是开放和合作。

  《21世纪》:说起合作,两年前来中国的一次演讲中,你谈到了法治和司法交流,那么目前中欧双方在司法领域交流和合作有何新的进展?

  克罗希克:司法交流方面我们有一个框架协议。实际上我们努力在各个层次增加交流,这里头就包括司法交流。教育领域合作的最好案例就是中国和欧盟共同投资的中欧管理学院,现在欧盟还在酝酿在中国建立一所法学院,但尚在讨论中。目前,双方正式的司法交流主要局限在法官和律师,交流面不是很广。

  《21世纪》:亚洲也在建立自由贸易区和推进一体化,考虑到亚洲不同的特点,可以从欧洲的成功经验中学到点什么呢?

  克罗希克:任何成功的方式都是好的,没有限制;亚洲一体化过程中,贸易集团应该是外向型的,是为了促进多边贸易;但光搞经济不够,还要注意对环境的保护;仅仅建立自由贸易区还不够,还需要制度机制来保障。


Copyright © 山东大学欧洲研究中心和德国研究中心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 山东大学中心校区邵逸夫科学馆202室  邮编:250100
电话:0531-88364984  Email:europe@sdu.edu.cn